1. <span id="bphhf"><pre id="bphhf"></pre></span>

    2. <tbody id="bphhf"><center id="bphhf"><video id="bphhf"></video></center></tbody>

      1. 中國西藏網 > 文化

        你見過如此表情的勝樂金剛嗎?從一件特別的織錦唐卡看明代漢藏禮儀互動

        發布時間:2024-02-28 15:22:00來源: 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你見過如此表情的勝樂金剛嗎?從一件特別的織錦唐卡看明代漢藏禮儀互動丨雪域遺珍⑤


        明永樂織錦勝樂金剛唐卡(局部)。

          這是一幅與眾不同的勝樂金剛唐卡。

          不同于傳統勝樂金剛眉頭緊鎖、怒目圓睜的造型,這幅唐卡里的勝樂金剛眉如水波、眉眼帶笑。難道佛像亦有不同的“表情包”嗎?

          01

          唐卡與明成祖朱棣的神奇聯系

          這幅與眾不同的唐卡,被稱作“明永樂織錦勝樂金剛唐卡”,現收藏于西藏山南博物館。此幅唐卡通高526厘米、寬319厘米,畫心高286厘米、寬208厘米,形制巨大;畫幅中心為勝樂金剛與多吉帕姆雙身,其造型既符合量度又生動傳神;主尊身后裝飾著桃形的火焰紋,構圖簡潔大氣;以藏青色絲綢為底,以金色絲線織造圖紋,色彩華貴而典雅;畫面右上角六字金色漢文楷書“大明永樂年施”題款。


        明永樂織錦勝樂金剛唐卡右上角六字金色漢文楷書“大明永樂年施”題款。

          在這幅織錦唐卡中,勝樂金剛的眉毛變成了裝飾性的一波三折形狀,眼睛狹長而微曲,眼外角細長,眉目含笑,如同明代工筆畫中的人物眼神;眉頭皺起和鼻頭聳起的紋路均大量減少,更似靜善相神靈面相,符合內地審美習慣。在構圖上,主尊均占據了絕大部分畫面,顯得主體突出,氣勢恢宏。在美學傳統上,永樂年款唐卡呈現出漢藏融合的風格特征,尤其是巨幅的形制、主尊突出的構圖被藝術史學者們認為是融入了明成祖朱棣的審美喜好。

          永樂為中國明朝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的年號。永樂年間是明朝全面治理西藏的關鍵時期。明成祖一方面繼承太祖對西藏的治理政策,進一步拓展漢藏交通,加強并深化內地與西藏的聯系;另一方面明成祖派遣劉昭、何銘等人入藏冊封僧俗首領,強化了對西藏地方的行政管理。

          為保證明朝使臣可以順利入藏,明朝動用洮州、河州、西寧三衛及道路沿途各處的物力人力,對經過甘青地區、朵甘地區的青藏道進行維護,并派遣川藏各族軍民對道路進行修復。設立驛站,整修道路,這是明朝仿效元朝對西藏地方加強管理的開始。

          永樂皇帝根據西藏地方僧俗共治的政治生態,在政治、經濟方面加強漢藏聯系的基礎上,更為注重文化、宗教的紐帶作用,這些舉措深刻影響西藏地方的政治、經濟、文化各個方面。

          在禮儀治邊疆的“大一統”格局之中,宮廷御制織繡唐卡成為朝廷回賜給西藏地方僧俗首領的禮物,于明代永樂宣德時期發展到高峰,并延續至清代宮廷。

          織繡唐卡作為藏傳佛教圖像與中原織繡工藝相結合的獨特品類,是漢藏民族在禮儀制度、佛學思想、藝術美學等方面交往、交流與交融的歷史見證。

          02

          “大明永樂年施”與三大法王

          由于勝樂金剛唐卡上的“大明永樂年施”題款只標識著賞賜者永樂皇帝的信息,受賜者并不明確,故成為學者們考證的熱點和難點。又因為唐卡中上方上師小像并未顯示出明確的教派傾向,故只能說明此類唐卡與三大法王有關。

          通過對已公布的“大明永樂年施”題款織繡唐卡進行圖像與文字描述的核對,筆者共統計到6幅同款唐卡,其中包括曾拍出天價的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


        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局部)。(圖片來源: 中新網)

          “大明永樂年施”題款對比圖,左側綠底為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右側藍底為明永樂勝樂金剛織錦唐卡。

          有學者推測這些唐卡極有可能是在1408年受封為大寶法王的五世噶瑪巴德銀協巴(1384-1415)返藏之時,或者是1413年、1419年和1423年永樂皇帝派遣使臣賞賜西藏僧俗首領而隨之到達西藏的。從國內的收藏地來看,還有大昭寺、布達拉宮、瓊果杰寺等與格魯派有關的寺院,這似乎又意味著受禮者也有可能還包括受封為大慈法王的格魯派高僧釋迦也失(1354-1435)。

          明朝從西藏地區的政治格局考慮,不僅設置了都司衛所,還利用藏傳佛教在當地的深遠影響, 采取多封眾建治藏政策,冊封三大法王、五大教王。冊封三大法王大致程序是:朝廷先遣使詔請,高僧受詔來京朝覲接受封賜,返藏之后不斷遣使入貢,朝廷又加倍回賜。在這頻繁往來過程中,禮物成為維護關系與情感的重要載體。

          《明實錄》等史料記載了五世噶瑪巴德銀協巴(文獻中記載為哈立麻)赴南京朝覲明成祖和受封大寶法王的過程,并羅列了往來禮品清單。其中,哈立麻向明成祖進貢禮物的記載有三條,包括佛舍利、佛像、馬匹等物。明成祖向哈立麻賜物的記載多達十二條,其中賜物最豐厚的有三次:一是初次進宮賜宴,二是為太祖帝后建普度大齋,三是封授大寶法王。這三次賜金高達百兩,賜銀達千兩,另有各種珠寶器皿、絲織品、宗教用品、生活用品、牲畜等無數。此外,在永樂六年辭歸時提到了賜佛像等物,在永樂九年提到了賞賜織錦佛像。

          03

          唐卡與禮儀政治

          封授三大法王的過程可以被理解為一種禮儀政治,而織繡唐卡則是嵌入在一整套禮儀制度中的重要禮器。

          勝樂金剛織錦唐卡在禮儀政治中傳達著“一體性”。這幅織錦唐卡是中原宮廷絲織技藝與藏傳佛教藝術相融合的至寶,兼具了宗教用品、絲織品、藝術品等多重屬性。早在吐蕃時期,絲綢就已從中原傳入雪域高原,并逐漸發展成為一種表達尊崇之情的重要禮佛用品,廣泛應用于佛像、佛經等各類法器,乃至佛殿的裝飾。勝樂金剛是藏傳佛教無上瑜伽五大本尊之一,其修行活動在噶舉、格魯、薩迦等三個主要教派中均有傳承,并隨各派高僧的活動傳至中原。明成祖運用佛教藝術意象,將唐卡與西藏高僧的個人身份聯系起來,使受禮方樂意接受,并因對物的認同而由物及人,進而對贈禮者產生認同,于是贈禮者與受禮者便建立起一種深層的精神關聯。此外,佛教藝術意象還具有超越文化、族群、語言的包容性特征,有助于中央王朝與受賜者建立起文化認同,達成其天下歸心的政治意圖。

          這幅唐卡在禮儀政治中還表達著“等級性”。西藏僧俗首領所進之貢品以馬匹、宗教紀念品、氆氌等土特產品為主,在數量上沒有嚴格的要求。但是對于回賜,明成祖明確要求“厚往薄來”,“朝廷柔遠人,寧厚勿薄”,據說回賜一般是貢物的三倍之值。在古代中國的禮儀政治的文化邏輯中,對送禮、受禮和回報的看重并不取決于實際交換的利益結果,而是取決于交換行為所恪守的禮的形式和這種社會行為中對規則的體現。四方來朝、天下歸心等,象征著帝王的德行和天命,昭示著“奉天承運”的權力合法性,“懷柔遠人”是國家內政的有機組成部分。

          因此,明成祖以最隆重的禮儀把最珍貴的織錦唐卡贈送給西藏宗教首領,不僅僅是在經濟上體現厚往薄來,更是觸動心靈,贏得人心與威望。明成祖通過這種柔性而非武力的方式,將明朝中央和西藏地方整合為既包含著一體性又強調等級性的社會關系,并通過朝貢關系封授僧俗首領和相關儀典,將這種社會關系加以正統化,而各種物品與禮俗交流則是對這一社會關系的象征表達。唐卡呈現的漢藏藝術交融特征,使賞賜者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觸發受賜者的情感與認同。

          (本文所使用圖片未標明來源者系作者提供。)

          (作者簡介:劉冬梅,中央民族大學藏學研究院教授;角杰加,中央民族大學藏學研究院碩士研究生。)

          監制 | 王翔宇

          責編 | 李依霖

          制作 | 胡曉蝶

        (責編: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国产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九九_日本伊人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一级黄色片在线看_97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

        1. <span id="bphhf"><pre id="bphhf"></pre></span>

        2. <tbody id="bphhf"><center id="bphhf"><video id="bphhf"></video></center></tbody>